我是谁?我来自哪里?我将要去向哪里? ——参加集团 第一期青年干部培训有感

单位:物资供应作者:赵红莉发布时间:2018-09-18 点击数:3920

2018年青年干部培训班开班仪式上,党委副书记党亚明引用了古希腊伟大思想家、哲学家柏拉图的一句话向全体学员提出了思考,“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?我将要去向哪里?”。随后在蔡书芬、何云标、方欣三位教授一连三天的课程里,也在不同角度及层次引用过同样的话,这引起了我深深的思考。

我不懂哲学,不能用哲学的答案告诉大家我是谁,可我知道……

虽然我出生在农村,但我的童年还算是幸福快乐的。我们八口之家的柴米油盐、衣食住行虽然只依靠在白堤矿上班的父亲的微博收入来养活,但这也足以让我们比村里大部分靠天靠地吃饭的家庭好上很多。记得那时最开心的事情,便是同弟弟一起,在周六的下午守候在村口,等待着父亲的归来。当父亲骑着自行车缓缓向我们靠近,落日的余晖映衬着他的身影显得格外的高大,每每此时我们便会快速朝着他飞奔过去,不是因为他,而是他带回来的那个像施了魔法的黑色人革包,那里面永远都会有一些惊喜,或是糖果、水果,亦或是学习用具、小玩具之类的,总之,父亲不会让我们失望而归。父亲是1976年参加的工作,听他说起初最早时,他的月工资35.40元、41元、42元、51元等等,最终他在集团 一干就是一辈子,此时,他已是集团 的一名退休工人了。记得那时,每每在学校要填资料时,我便会骄傲自豪地在父亲那一栏里工整的写上工作单位集团 矿务局白堤矿,再后来便是马村矿。就是这几个字,养活了那个年代的我们一家人,也是这几个字,美丽了我的童年。

我不懂哲学,也不能用哲学的答案明确告诉大家,我从哪里来?但我却知道……

2000年,当父亲强迫我辞掉在西安移动公司的工作,回到集团 的时候,我是不理解的。但趋于一直戴在我头上的那个“听话的孩子”的光环,我妥协了。真正意义上成为了集团 的一员,工作于物资供应公司的前身单位供销公司。刚上班,听前辈们说,集团 刚刚经历过一场劫难,职工们经历了下岗、轮岗的煎熬,最困难的时候,有些职工家属甚至在菜市场捡菜叶,艰难度日。幸运的是,自2000年我上班以来,煤炭形势持续回暖、大好。2003年,我在这里组建了自己的家庭,我的老公、公公、婆婆都是集团 的职工。我同我的亲人们在集团 这片土地上工作、学习、生活,我们奋斗于这片土地,也受益于这片土地,它承载着我们的希望,我们的梦想,我们的未来。煤炭形势向好的黄金十年,转瞬即逝,又再一次迎来了煤炭市场的寒冬,集团 适时提出了“治亏创效、扭亏为盈”“走出去”战略目标。面对困难集团 人从未退缩,而是紧跟时代和市场发展需求,扎实稳健,迈开步伐,带领着我们再度难关。正如集团 人支洛白在他的诗里写道:集团 人吃下去的是往昔的艰难困苦,捧出来的是乌金墨玉,集团 人,有的是战胜困难的勇气和力量,有的是历尽沧桑的果敢与顽强。

转眼,我在这里工作、学习、生活也已近18个年头,这一路走来,是集团 让我日渐丰硕,从一开始的懵懵懂懂到单位的骨干力量,除了自身的努力外,这一切得益于集团 所给我的平台,得益于对我知无不言、言无不尽,谆谆教导的前辈们,得益于对我包容、理解、支持的同事们。总而言之,得益于集团 这个大平台和这一群团结拼搏、积极向上的集团 人。

哲学老师告诉我们,站在哲学的角度,任何问题都不能肯定作答,但我就是要肯定的告诉集团 ,我知道我将要去向哪里。

在培训的这一周时间里,不管是开班仪式上老师对集团 当前形势的分析,还是我们分组讨论,大家的各抒己见,都让我对集团 的现状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,更加明晰了集团 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和压在我们肩上的重任。我,作为一名一出生就和集团 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作为集团 的一名青年骨干,我将正确认识自己、定位自己,立足实际岗位,沉得住气,稳得住心,扑下身子,实干、苦干、扎扎实实,认认真真,在工作效能的提升、综合素养的增强以及工作思路措施的创新上多想办法、下功夫,以实干彰显能力,以实干夯实成长根基,感恩集团 ,融入集团 ,和集团 同胞们一起投入到集团 的改革和发展之中。